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第190章 暫留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<!--go-->

人確實死在順天府衙的刑房了,殺人者知道自己得手了,這時不能深入查,他要怎麼做才行?

“臣近來一個月的時間裡因為一直在碼頭上蹲守,臣身子上不大鬆快……”

唉,這藉口怎麼說都覺得蠻蠢的。

皇帝噗嗤笑出聲,今時今日他不怕張平在這宮裡翻上天來,自然隨時能殺他,不需要陸祥找藉口掩飾。攫欝攫

不過陸祥這樣也好,雖然是欲蓋彌彰的藉口,但也可以混淆視聽讓人摸不清他們的最終目的。

“朕就許你在家歇息幾天。”他接過陸祥的話說道。

“朕也說過此案你們有功,有功自然當賞,陸卿不要因為這件事就將之前所做之事裡的功勞抹去了。”

這意思是,田慶之死就當沒發生,他們仍然要呈報名單,皇帝依然會頒發賞賜。

陸祥此刻真的有些眼睛發澀,這個小少年至此是頭一次讓他打心底裡生出了敬意。

他鄭重磕了個頭,這才離開。

御書房的門在陸祥離開後重又合上,皇帝收起笑容垂下眼瞼。

其實當皇帝一點也不痛快。

明明對一個人的殺意已經藏不住,卻還是要周全鏈條上的每一環,不能從心所欲。

皇帝靠在書案上嘆了口氣,拿手指撫著桌案上用木片拼疊的木廊。

查了張平,必然能挖出張世三買官之事,張家的大額家產來源成謎,說不定就會注意到靈州的賈氏。

或許順天府沒有土奚律的情報和人脈,查不到賈氏真正的生意,但是他們只要去查,便有可能刺激賈氏改弦易張,他們好容易注意到的關於延陵王軍馬籌備的線索就可能斷了。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ebook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