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第247章 紙裘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<!--go-->

崔喜環顧屋內情形,又伸手摸了摸那床被子,口裡嘖嘖稱讚,“越溪姑姑有心了,對先帝,我們都不如您。”

他說出這話時,眼睛仍然望著越溪觀察著,但越溪的表情只是淡淡,她熟稔地在屋裡找到了火折,點燃了小桌上的燭臺,便將手裡的羊角宮燈吹滅了。

她自始至終沒有再看崔喜,此時怔怔看著燭臺上的光亮,口裡說道:

“有話快說吧,你如今是皇上跟前伺候的人,一時半會兒不見人,不怕被懷疑嗎?”

崔喜就坐在貴妃榻上,聞言噗嗤笑出聲,“旁人覺得皇上重視我,姑姑是知道我做過什麼的,皇上怎會在意我呢,這種玩笑啊,往後就別開了。”

“咱們說說,從前的事。”崔喜的聲音漸漸轉得低沉。

越溪一挑眉,哦了一聲,“從前的什麼事?”

“先帝為什麼會死的事兒。”崔喜道。

延陵王的指令,是要留著生病的皇帝,待他入宮拿到皇帝所寫的傳位詔書之後,再找機會將失去利用價值的皇帝殺死,或者等著他痛苦幾天自然死亡。

也正是因為如此,皇帝住在湛露殿內並沒有被苛待,衣食住行雖然不如之前,也都是越溪和崔喜盡心侍奉的。皇帝在初到湛露殿時,身體狀況雖差,卻不至到了無力迴天的程度,而他離開湛露殿時,明顯已經奄奄一息,神志不清了。

此時崔喜已經收起嬉笑,房內最亮的地方是越溪坐的桌案前,崔喜坐的貴妃榻在房間角落,桌案上的燭臺光線到了這裡已經變得很微弱。崔喜清楚地看見越溪神情一凝,垂下眼眸之前清亮的目光中有一股冷冽的殺意。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ebook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