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7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誰也沒有主動提個事,每晚一起回家卻像成了慣例。阮凌一連和羿走了一段間,兩人僵關係也慢慢恢復一最個候。

兩人都受了關係變化,明明都沒有破,卻彷彿受其溫。

羿心裡一直有個疑問。

經過段間相,發現阮凌和記憶模樣一樣,,光,開朗,真誠……羿想把所有詞彙都用。

只,為要戲?

個候,羿把阮凌當成個學校最朋友。個定義柯巖些一起朋友一樣,除了最,還夾雜些清明愫。

過個候並沒有發現。

然後突然有一天,阮凌就約在學校堂附近見面,第棵櫻樹。羿當以為有重要事要跟,心裡盤算著以在旁堂吃飯。

誰想遇樣況。阮凌結結學講話,就像初曾有人學講話戲一樣。羿當心裡止住憤怒,還帶著很失望。

朋友取。

此刻,以為朋友早在前段間疏遠,有很朋友,每天都跟人走在一起,全然忘了。

在某個課間,聽跟阮凌一起走男在議論,語氣漫經心:“羿,成天話,該個啞吧!”

“啞。”阮凌聲音。

“就個結咯!”

此話一,樓梯間頓充斥著怪異容,十刺耳。羿在聲,沒有聽阮凌否認聲音。

當轉就走了。

一個戲人被打了醫院,阮凌,捨得動。

回憶此結束。

羿和阮凌也走了岔路。往常個候,倆便要別了。晚,知月太,還阮凌臉太溫柔,羿一間彷彿被蠱惑了一般,低聲慢慢把疑惑問了來。

“5月20號,天,櫻樹,為……”

羿話還沒有完,就被阮凌暴打斷了。阮凌聽日期後就了,後面又聽個關鍵詞,頓忍住了,兇狠打斷。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ebook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