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57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蕭玦安撫:“只了個夢已。用擔心。再,把比珠還重,又怎捨得傷?”

“話。”佟櫻心惴惴,實在惱怒,也想見,掙脫開了榻:“去昱哥,且在等著,許跟過來!”

頗有狐假虎威。蕭玦啞然失,小妻脾氣真愈發了,只因為個噩夢就殃及,又只哄著。除了哄著,還怎辦?

等晚,晚膳,昱哥吃完了飯,規規矩矩把筷放,就開始背千字文。年紀小,記憶力卻很,普通詩文遍就背過。佟櫻既為昱哥聰慧喜悅,又有一些擔憂,孩,應該放開心思玩一玩,日日憋著背書事。

昱哥視線在母親和父親間掃視了,就知父親似乎又惹了母親氣了,想在母親氣著候過去,飯後便回了己屋。

佟櫻晌午回來候,在街角見了一憐母女。女孩年紀和昱哥差,白淨,卻只跟著母親顛沛離。佟櫻心,見得些,便找家將母女兩個帶了府,女人腳麻利,以事,女孩就個小書童,也和昱哥一解解悶。

晚,月枝。佟櫻因為噩夢,心裡還氣著,己洗了澡,穿著淨衣服來,繡了小帕,才把母女事告訴蕭玦,蕭玦沒,只依著佟櫻心思。

佟櫻著,忽然氣就消了,也覺得己想,過就一個夢已,也真事。便放了帕,走旁:“讀書呢?”

“論國策。還有頁就讀完了。”蕭玦撇一:“怎,己氣,難成還讓讀書?”

佟櫻坐懷裡,哼了聲:“還因為才氣。”

蕭玦只心思蠻:“現在氣了?捨得來找。”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ebook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