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70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“陛,在立遺詔。”

回想起剛剛小心聽見一切,沈姝眶竟也知覺間紅了。

男人劇烈咳嗽聲從裡面傳來,彷彿都快要將髒六腑咳了來。

,衛兆,若朕了事,一定要護平安離開。

秘密訓練兵,隱藏年暗線,哪怕最後剩一兵一卒,也要保後半命無虞。

該了何步,連代後事,半個字都曾提過己,全都跟有關。

沈姝靜了瞬,緩緩了。

“唐輕歌,告訴些,因為別,因為希望,得。”

-

偏殿,燕驥換剛剛被沈姝碰過衣裳,心底鬱氣算散了些。

也沒有料沈姝樣瘋狂舉動,哪怕在第一間推開了,卻也被唐輕歌都了。

日,一直沒有白日裡主動去過,因為想等。

想等著徹底卸心防,親告訴一切。

只有樣,顆脆弱心,才得真正安撫,才整日活在患得患失裡,害怕著哪一天,就離去。

唯有一次,輕易讓步。

唐輕歌知,日夜裡,熟睡,都悄無聲息過去,每次卻也只在榻站著,便離開,發任何聲響。

堂堂帝王,竟也淪落了般步,每晚都和賊一樣。

燕驥抬了眉心,正猶豫著要要去見,一個小太監便拎著盒走了來。

“陛,輕歌小女送來。”

燕驥皺了皺眉,“人呢?”

小太監躊躇了,答:“輕歌小剛剛已經離開了。”

剛剛在殿外,小太監就見沈姝和唐輕歌了句話後便離開了,隨後就個叫銀翹小丫把盒給了,等再抬,連個人影都見了。

燕驥抬開啟盒,裡面擺著一碗賣相一般面,一便知御廚。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ebook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