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12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池鹿鳴剛走到正院廊上,就聽見一陣嘈雜,只聽到兄長池鶴鳴的小廝界水在大聲嚷嚷,很急切,卻根本聽不清他在說些什。

池鹿鳴疾步走到花廳,只見界水一身水跪在地上哭號:“公子去了,奴才該死!”一邊反覆唸叨“公子去了,奴才該死!”一邊磕頭不已,直磕得腦門血水交織。

管家順伯持重,上來扶住界水不讓他亂撞,厲聲責問:“怎回事?”

界水禮儀全失,在院子裡長聲呼號不已。池遇拄著拐,立在那,完全忘了呵斥;濟泉縣主三步並作兩步從屋內急撲來,跪坐在界水跟前,捧住他的頭逼問道:“究竟是怎回事?”

界水忘了尊卑,反一頭抱住夫人手臂痛哭道:“公子中午帶奴才去了曲水,說天太熱,要水涼快,也不讓奴才跟著,讓奴才守在岸邊,過一個時辰後再去遊接他。奴才在樹蔭睡了一覺,估摸著時辰到了就去遊,公子…公子他….他已…歿了。”界水泣不成聲,說完又要以頭撞地,但被順伯從後面挾住而無法向前,只恨得長號不已,用雙手朝己胸猛捶不已。

眾人皆大驚,濟泉縣主一臉猶疑不信,忽地站起來,轉過頭望向身後的夫君。池遇彷彿已神遊太虛,張無聲。濟泉縣主不再看他,心中只是不信,立即領著眾人奔去。

池鹿鳴也跟著要跑去,不想被人從後面拉住,她回頭一看,是一臉淚水的嫂嫂,沈訪娘哀求道:“妹妹別去,我有話說。”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ebook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