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18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沈沉每日早晚歸,忙碌得很,舅母從不問他在外面幹什,總是溫柔意。這種溫柔跟沈訪孃的溫和不一樣,訪娘非常堅定很有主意,而舅母是對男人全身心的信任與依賴,真正地奉男人為天。沈沉也很是享受,常常指點池鹿鳴看著學著點,池鹿鳴心內嗤笑,學著侍奉照顧男人?這話就是外祖母還在也不會贊。

有一日沈沉喝醉了被友人送回來,他醉得不輕,兩三個人一起才把他扶進來,他那位友人連連向沈沉夫人賠不是,是一位年輕的男子,聲音有些熟悉。池鹿鳴走到屏風處一看,竟然是東洲故人曾倍。

池鹿鳴大為生氣,莫名地覺得舅父背叛了她,背叛了母親,背叛了她全家。她耐著性子等到沈沉次日醒來,詰問他如何認識曾倍?原來這兩人,一位經營絲織,一位經營木材,現都為大祈皇室供貨,彼此又都是交遊廣闊之人,故經常相聚。

沈沉如何知曉曾池兩家在東洲之事,池鹿鳴心裡有氣也說不來,她說什?她怎好意思說就是這個男子,曾經一面與她議親,一面又與海棠有染?最後還選擇了海棠,令她蒙受了深深的恥辱。

沈沉問她怎了?她想了想,用春秋筆法說了池家當日曾借住過曾家園子,兩府有些來往,後海棠與他有染被母親逐府去,其他略過不提。

沈沉雖未見過黎海棠,倒也知道曾倍剛喜獲麟,只道:“此人經商頗有天賦,做朋友甚好。年郎君頗為風流,一般的女人是降不住他的。”又想這話似乎不適合跟外甥女講,遂閉不再談他。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ebook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