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21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時過境遷,徐來與傅執玉夫妻二人夜又歷經一遍曾經的痛苦惶恐,彼此相擁,互為慰藉。在這個黑暗的夜裡,徐來忽然問妻子:“你埋怨父親?”

傅執玉尚未從舊日的噩夢中完全迴轉過來,問道:“嗯?什?” 一向爽朗的徐來不再作聲,良久,他嘆了氣,鼓起勇氣再問:“你埋怨父親投了大祈?”

傅執玉無話答,徐清風的投誠,正於池鹿鳴而言她亦是受益者。然而她的父親從舊京死裡逃生,最終到北地慘死段潢刀。她固然有怨,但她以在池鹿鳴面前發洩,卻不適宜向夫君坦言。 或許徐來也並不需要她作答,他只是要將盤桓已久的問題說來才舒服。他的父親徐清風揹負不忠不孝、叛國叛君的聲名,完全是因為他兄妹。他固執地為父親辯護,父親是在祥清帝棄城之後,此舉亦免了東洲百姓之苦,或許世人誅筆伐時,尚留一二德。他到了大祈新都上京,雖仍是鐘鳴鼎食之家,但在北地他就是一個異類。他夾雜在這複雜的情緒中,雖表面風光,實是滿腹酸楚。

雖然池鹿鳴如願拿到了舉薦信,但皇后仍不放心,交待司籍將她先放浣衣局學習宮規。謝貴妃得知並不為意,她並無必要為一介陌生人與皇后對立。梁尚功雖覺不妥,但不好再進言,免得反累及於她。

宮外的池鹿鳴尚不知這些波折,待接到錄用訊息,她極是興奮,特意到丘原處道謝。丘原與人合賃了一處小院,極是清幽,遠離鬧市。他年紀雖輕,但堅韌上進,深知己身負寡母厚望,一心要求取功名,光宗耀祖。丘原聞訊亦極是高興,他喜歡池鹿鳴這樣的歡欣,更喜歡己把握命運,逐步登高的勢頭。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ebook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