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28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至觀中後,她打頭奉上各色祭禮與祭銀,又親手摺了一盞河燈,以示後宮之意。待各等事務交接後,她有些乏了,也不耐煩人陪伴,示意己處走走。

觀中因要在此日超度亡靈,故在偏殿中擺滿了靈位,池鹿鳴上前細看,每個靈位上皆列有姓名字號、籍貫年庚等,廖廖幾語便是一生。一路看過去,她心情愈加沉重。眾牌位多為年,僅有數位將軍年過而立,或居不惑。

她年時曾讀過一詩,“憐無定河邊骨,尤是春閨夢裡人”。這句詩她一向不喜,覺得頓失英氣;直至日,她才覺透徹心肺的悲傷。這些年,他是誰家的郎,又是哪位姑娘的情郎?當日一走,彼此知是永別?魂兮魂兮,回故里探望故人?他的軀體早不知所在,只餘牌位靜靜地立在這,他不比凌煙閣列位功臣,雖失了性命,卻有犒賞以讓親人受益,於他僅餘一點榮譽,在清明寒食節與中元節享受一點菸火。

池鹿鳴正沉浸在傷感中,忽聞有人進來,她轉頭一看,竟是寶慶王。池鹿鳴暗奇道,他怎會在這裡?去歲中元節,聽說他酩酊大醉,闖入景元殿,抓著皇帝大鬧了一通,皇帝被他追得無處逃,最後躲入後宮,在謝貴妃宮中至次日方,很是狼狽。

寶慶王日一身玄衣,神情冷漠。他也未想到在此處碰到人,亦略為吃驚。待看清是池鹿鳴後,他哼了一聲,慣常嘲笑她:“宮中是沒人了,竟派了你來!”確是笑,一位大祥的貴女卻以大祈女官身份來祭奠攻打了大祥、建立大祈朝的將士!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ebook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