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分卷閱讀39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池鹿鳴笑著阿諛寶慶王:“天有幾人如王爺超脫。”

寶慶王道:“來,你去罷。年輕人總是有些矯情,他既然要去祭拜,又不敢歇在王府,見還不夠磊落。”

池鹿鳴失笑,她的夫君真是通透又直率,總要看透再說透,完全不像丘原或其他計程車大夫,總是僅言三分,彼此留些顏面餘地。初時,她極是不慣,隨著二人相處時日的增長,她才逐漸習慣了。

清明日,上京大雨,池鹿鳴一身白衣,並讓人帶好各色祭禮向碧雲觀行去。及至上山,風雨更大,氣溫低涼,想是上天亦為大祥末代皇后悲泣。一身緇衣的曾倍早早在觀前等候,雨水中更是蕭落。

碧雲觀了章梵錦一事後,頗受了些牽連。當日觀主與其他人全被捕入獄,幸虧鄭皇后以玉璽所存之地,見血大為不祥為由,才保得眾姑子性命。待她放來後,觀主將眾人遣散,獨己一人守著此觀。

章梵錦當日縊後即草草葬於庵後,這還是有賴於祈元帝當日“厚葬”的旨意,否則日便是無墳野鬼,連水飯也落不到一了。

待雨稍小些,小滿帶人擺上了祭品,又勉強尋了塊地鋪上油氈布燒了些紙錢與上香。曾值跪拜行禮,小滿機靈,搶先代池鹿鳴跪行禮,只道請章女冠體諒,她家小姐現身體不適,不宜行禮。池鹿鳴知小滿是顧忌她現是大祈王妃,不宜再向大祥皇后跪拜,鹿鳴不拘這些俗禮,只道己心意已到,隨她而去。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ebook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