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第二章 桃之夭夭,灼灼其華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<!--go-->

名字對於一個人來說總歸是慎重的,也不知那日段雪城怎麼就有了為初次見面的人取名的興致,更不知他姑姑段九卿怎麼就由了他。

只是這連日來,府中人只見段雪城遵照段九卿的囑咐,帶著這位“貴客”在帝都四處賞玩,卻不見他真的為取名費過心思。而那女子也一味遊玩,樂不思蜀,似乎並不真的將取名一事放在心上。

段雪城時常覺得,自己已經足夠了解她,可是又看不透她。

這個面容清秀的女子,眼眸裡全是少女的懵懂和孩童的頑皮,看似將一切都表現在了臉上,對於凡事都是無可無不可般的遷就,可細一看去,才驚覺自己根本就不曾透過這張懵懂的面孔,卸下她頑皮的笑容,去了解她內心真正的想法。

少女的眉目都像是由細筆勾勒出的,淡泊清雅有餘,卻總顯得單薄了些。這樣的面容總是更容易叫人放下防備去心疼。可待你心中對她起了憐惜之意時,她又會猝不及防地以自己的狡黠給你一個下馬威,叫你好氣又好笑,真是慣不得,打不得,愛不得,恨不得。

她有時說話口無遮攔:“被九卿教養了二十年,你有沒有想過,為何當初你父親非要讓尚且下落不明的妹妹繼承家主之位?”明知是別人的傷心事,還問得肆無忌憚。

也無怪她有此一問。時年,段雪城年方五歲,段九卿卻已出走失蹤兩年有餘。段惟安也提議過由少主繼位,自己必當盡心輔佐,沒想到生命垂危的段庭竟是嚴詞拒絕,並一再囑咐定要迎九卿回家。段惟安忠心耿耿,不忍主人於九泉下不得了卻心願,終是咬牙答應。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建議使用【Firefox火狐瀏覽器】or【Chrome谷歌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ebook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