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第七章 約定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<!--go-->

溫芙等人並未停留太久,她們在屋內只略微站了一小會兒,在府醫還沒來之前,就已經離去。

彷彿真的只是如同溫芙所說的那般,僅是過來探望阿蘅一番。

來的那位府醫並非阿蘅往日見慣了的那位,而是一位三十多歲的中年人,只知道他姓楊,名諱不詳,是從北地而來的神醫,醫術與宮中的御醫不相上下。

他給阿蘅診脈後,也不多說其他的話,就徑自從他的藥箱中取出紙筆,伏在外間的桌子上開了一副新藥方。

阿蘅疑惑的看向自家兄長,她還不曾在清醒時與這位府醫打過交道,故而面對此等場面,只感到了手足無措。倘若身邊沒有旁人,阿蘅或許還能硬著頭皮上前同府醫說上一說,可現在兄長在她身旁,她自然是完全仰仗著兄長了。

與阿蘅不同,溫桓與這位楊府醫打過不少交道。

楊府醫入府已經三月有餘,阿蘅病重之時,他隔三岔五的便要為阿蘅診治,開新的藥方,溫桓每次都守在一旁,不曾缺席過。所以,他與楊府醫也能說上幾句話。

看楊府醫一臉風輕雲淡,遠不似往日的苦大仇深,溫桓這才真正放鬆下來,他笑著說:“楊先生,您看阿蘅的病是不是已經好了?”

楊府醫放下筆,將新開的藥方放在一旁,眼皮也不抬的說:“她現在都能下地行走了,自然是已經好了。”

溫桓回頭看了眼正躲在珠簾後偷偷瞧著他們的阿蘅,笑了笑,又去看桌上的新藥方,心頭不由生出一絲不安,他稍微壓下聲音,說:“可我瞧著您這藥方與阿蘅現在喝的那副,沒什麼大差別,您可別是在……”哄人啊!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建議使用【Firefox火狐瀏覽器】or【Chrome谷歌瀏覽器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ebook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