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第二章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<!--go-->

宇文尚獰笑著望著陸鎮遠:“該你了。”陸鎮遠笑了笑,閉上了眼睛……宇文尚一掌拍向陸鎮遠,“啊”一聲慘叫,宇文尚胸前一片血紅後退了五步,盯著陸鎮遠痛苦的道:“十絕針…?”陸鎮遠慢慢睜開了雙眼,望著宇文尚:“想不到吧?十絕針的知味不好受吧?我還不能死!我死了跟著我的那些弟兄的仇誰來報?張文說得對下一個就是你…”十絕針乃百年前十絕老人所制,針上喂有劇毒,用強力機簧發射,小巧玲瓏圓柱型,只需輕輕碰觸按鈕便可發射,針上所喂劇毒,乃用五種劇毒合成,沒有解藥,唯一缺點就是隻可發射一次,但是十絕老人一死,這種暗器早已絕跡江湖,想不到,陸鎮遠還有一個。宇文尚本來慘白的臉現在以便成了死灰色,七竅流血,要不是宇文尚修習毒掌,身體內含毒產生抗性,早已在十絕針入體時斃命。宇文尚只覺得渾身痛癢,有如千萬把刀在身上割來割去,痛得他想一掌拍在自己的天靈蓋自殺,可是他連手也抬不起來了;他想喊叫減輕痛苦,可用盡了氣力,只是喉頭髮出歐歐的聲音。宇文尚後悔了:他如果不殺了張文,…現在他就不會這樣了.突然宇文尚一陣抽搐,心臟好似萬箭穿心,大叫一聲,口噴鮮血倒地而死。宇文尚終於叫了出來,可他自己再也聽不到了,雙眼中帶著不甘悔恨,究竟他是後悔參與了劫鏢,還是後悔先殺了張文使自己陷入了絕境呢!沒有人會知道了!外面的雨此時已經停了,陸鎮遠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,一動渾身劇痛,向宇文尚走去,他中了宇文尚的毒掌,只有拿到宇文尚的獨門解藥才能解毒,他多想休息一下,但他不能,大雨停了,追他的人恐怕快到了!再不走恐怕就走不了了,他到宇文尚懷中拿瞭解藥剛剛吃下。外面突然傳來兩聲“啪啪”聲,猶如棋子落入棋盤的聲音。陸鎮遠面色一變,額頭上豆大的汗珠落了下來,他知道是誰來了,心中暗歎:天要亡我了!此時自己內傷外傷嚴重已無力再戰,全平一股信念強撐,即使,自己不受傷,也絕不是一枚道人的對手。一枚道人好圍棋,一鑄鐵棋盤和鑄鐵棋子為兵器,殺人只需一枚棋子。據說,十年前一枚道人被私鹽幫三十幾名好手圍攻,私鹽幫幫主奪命槍牛三斤親自參戰,第二天,牛三斤和幫眾全部被殺,每人眉心都有一個有如棋子大小的洞穿頭而過。事後,私鹽幫數次復仇,均未成功反是被一枚道人殺了數十人。江湖上,與一枚道人交手的人,無不是眉心中棋子而死,只一人僥倖活命,他是八卦掌遊樂樂,但一隻耳朵卻被棋子打掉。事後有人問遊樂樂,如何躲避的棋子,遊樂樂道:“躲不了!太快了!要不是我腳下一滑,我早已是死人了!”有人問一枚道人為何不殺了遊樂樂,一枚道人微微一笑:“既然我叫一枚道人,一枚殺不了又何必再殺。”陸鎮遠無法想象一枚道人這樣的人也會參與這樣的事,無論陸鎮遠想不想的明白,該來的已經來了……一個人已經走了進來,來的正是一枚道人。一枚道人臉上皺紋交錯,一雙又細又窄的眼睛望向陸鎮遠,眼中射出仇恨的目光,身穿黑白色的衣服,左邊白右邊黑,畫著一條一條橫豎線,正是大號的棋盤,細聲的對陸鎮遠道:“想不到,低估了你!宇文老鬼和張秀士都已命喪你手,不過也好,正好老道送你一程!呵呵呵……”陸鎮遠把心一橫,怒道:“一枚道人你也算江湖中有名的高手,想不到你也不顧災民死活,來搶奪那黃金,陸某在此,要我的命現在你就拿去!求饒半句不算英雄好漢!”一枚道人細眼一翻,望著陸鎮遠:“想死了,你問我為什麼也會參與進來,你可還記得歐陽漢,三年前死在你手!”陸鎮遠本已閉目待死,一聽此話,緩緩睜開了雙目,面露疑惑的看向一枚道人:“歐陽漢與你什麼關係?”想起三年前,一富商有一家傳碧玉雕成的棋盤,棋子為漢白玉和黑瑪瑙刻成,玲瓏剔透,十分惹人喜愛!本來陸鎮遠想如此物件,只是一件玩物,武林人刀口舔血,又有誰來搶呢?所以並未放在心上,只是富商出價極高,陸鎮遠便親自押鏢。世事多變,在柳陽鎮外還是出了意外,引來了獨行盜歐陽漢。歐陽漢師承哪裡沒人知道,亦正亦邪,但手底下從不留活口。陸鎮遠和眾鏢師齊上,鏢師亡了兩人傷了五人,陸鎮遠也身受重傷,在床上躺了半個多月,才將歐陽漢殺死。想起那一戰,陸鎮遠還心生餘悸,如果不是他和眾鏢師捨命相拼,那日死的就是他們。事後,陸鎮遠怎麼也想不明白,為了一個玩物,歐陽漢何以如此!今天,聽一枚道人提起,那歐陽漢一定和一枚道人有關係了!一枚道人眼中露出深深的哀傷,聲音有些沙啞:“老道今年六十九了!三年前我六十六大壽,漢兒聽說有一套古玉雕成的棋,便找上了你,誰知折在了你手裡!漢兒他不明白,我不要他的任何禮物,我只想他平安快樂!順便告訴你,老道俗家複姓歐陽……”說罷,眼角竟流下了淚水。陸鎮遠明白了,歐陽漢是一枚道人得兒子,難怪二十出頭的歐陽漢武功如此硬朗,搶棋原來是想給一枚道人當禮物。看來,今日是難逃一死了!不禁抬頭望望那泥塑的山神像,心道:我活了三十多年,武功不算高,但一生沒害過人,即使殺過人,也是一些強徒,從未主動與人結過怨,即使要死,我也無愧於天地!想到這,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:“一枚道長,無論你是為了什麼?我陸鎮遠無愧於天地,動手吧!”一枚道人老臉一寒,聲音仿似萬年寒冰冷冷的道:“想死,沒那麼容易,我要先打斷你的四肢,然後再去殺了你的家人,把你帶到漢兒墓前挖出你的心來祭拜漢兒!”聽到這,陸鎮遠滿面怒色,狂吼道:“你也太狠毒了!”一枚道人看著陸鎮遠,仿似看著一個死人一般道:“漢兒是做錯了,可是你殺了他,你讓我老年喪子,我就讓你身敗名裂,全家滅門,這一天,我等了三年了!”自古是虎毒不食子,在每個父母心目中,自己的孩子都是最好的,哪怕孩子犯了錯,在父母心中也是完美的,不容他人半點欺辱。可憐天下父母心!想到這,陸鎮遠嘆了口氣:“道長你殺了我吧!但求你放過我的一雙兒女!”一枚道人本不是殘忍好殺之輩,否則當年也不會放掉遊樂樂不殺。只是殺子之仇,三年來有如一把尖刀日日夜夜在他的心上划來刻去,整個人已被仇恨改變了!仇恨是世間最厲害的武器,它可以令一個善良的人變成嗜血狂魔,做出極盡瘋狂的事!佛道儒三家,千年來導人向善,忘記仇恨!可是世間人幾人能做到,大多還是被仇恨遮住本心,做出許多瘋狂的事!正是:一念成佛,一念成魔!好比情愛,明知苦楚勝過甜蜜,可世間又有多少痴男怨女,投身其中。任你是有道明君或煙花女子,只要身入情愛、仇恨中,又有幾人能全身而退呢?道理誰都明白,可是幾人能做到呢!一枚道人那張滿是皺紋的臉上,此刻滿滿的都是仇恨:“沒有用!姓陸的,現在我就先折斷你的四肢……哈哈哈”說罷,他已出手。四粒黑色的棋子迅疾的射向陸鎮遠的四肢,破空聲夾著一枚道人切齒的恨。陸鎮遠閉上了眼睛,他想躲也躲不了!別說是現在自己重傷,即使不受傷,面對一枚道人的棋子他也避不了!既然避不了,又何須避!他運起最後一絲內力,一刀向一枚道人劈去!突然,陸鎮遠覺得後心一麻,背後大穴被人抓住,頓時失去了力氣,一人擋在了他的身前。陸鎮遠張開雙目望去,對面的一枚道人此刻已倒在地上,四肢上釘著四枚黑色的棋子,看來已無力在行兇了!一枚道人望著來人怒道:“是你!為什麼?”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ebook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