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第七章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<!--go-->

陸鎮遠聽龍飛雲如此說,不在死盯著廚王味母看了,但手中的刀卻並未放下,看來他對廚王味母並未完全放心。筆?趣?閣wWw。biquge。info風無雙看著陸鎮遠沒有放下刀,心道:看來這外表粗豪的漢子,能在江湖上成名也絕非是偶然的。龍飛雲見陸鎮遠沒有把刀收起來,完全理解陸鎮遠,試問一個人被人一路追殺,順關內到關外,誰也會小心一些的,更何況還身負冤屈,這冤屈還會連累到他的家人!“廚王”尤滋味面無表情地道:“陸兄如此,我們夫婦可以理解。倒是龍兄,是如何知道我們要來的!”龍飛雲笑道:“聶千愁也算老江湖了,不想卻差一點做了你和兇手的幫手,對麼?”尤滋味道:“你又如何知道我不是兇手呢?”龍飛雲眼睛亮了一下道:“如果你們是兇手,絕不可能在一招內殺了三人,即使你們能殺了他們,也未必能走得那麼快。”“味母”花想廚嘻嘻一笑道:“要是我們做的呢?”龍飛雲道:“一、如果是你們,你們今天就絕不會來找我;二、二位好是不太喜歡用劍殺人,這是習慣,就像一個人習慣了用左手做事,能用左手他決不會去用右手;三、如果想殺人的話,聶千愁他們早死了!”“廚王”尤滋味那滿是皺紋的臉就像烏雲密佈一般,無論誰被人這麼說心裡都不會舒服的,他看著龍飛雲,仿似在看一個怪物,“嘿嘿”一笑道:“這些你都說對了!我只是不明白,你又如何發現我們夫婦是假冒的呢?我們這面具戴上後,連那對真正的老夫妻都無法分辨,你又是怎麼做到的?”龍飛雲微微一笑道:“這就簡單了,味道!”花想廚道:“味道什麼意思?”龍飛雲道:“我早幾個月就已經來了關外,巧的是我幾個月前就已經吃過那對老夫妻做的東西,味道跟本沒法和你們的比,這也是每個人的習慣,江湖上能把普通的醬菜、羊湯做的如此不普通沒有別人!只有二位!”尤滋味道:“你是什麼時候想通的?”龍飛雲道:“昨晚窗前,既然二位也來了,又不想殺人,那麼你和兇手都是想漁翁得利,只不過兇手是來殺人滅口,而你們則想趁機帶走陸兄逼問黃金的下落。”尤滋味苦笑道:“看來我們這趟要白跑了!”龍飛雲道:“現在來談談生意吧!既然當時你們也在,你們一定看見了兇手,要多少錢?”尤滋味道:“龍兄你可聽說過逐鹿幫?”龍飛雲楞了一下道:“三年來,最神秘的組織,無人見過幫裡的人,更別說它那神秘莫測的首領了,他們就像一個活在黑暗角落裡的陰影,但又無處不在,據說,近年來十幾次滅門大案都是他們所為,這當中死的有武林大豪、名門世家、地方豪富,這些死的人唯一的特點就是財富,死的這些人無一不是家財萬貫富可敵國,尤兄發現的是他們麼?”尤滋味道:“很有可能,有他們參合進來,所以我決定退出,但這線索也很值錢的,於是我來了!”龍飛雲笑道:“尤兄說吧你要多少!”尤滋味乾笑了兩聲:“龍兄你什麼都猜對了,但這次你錯了,這生意不是和你做,而是和鳳姑娘做。”風無雙不可思議的看著尤滋味道:“為什是我?”許久不說話的花想廚笑道:“因為鳳姑娘你比龍飛雲有錢,這秘密值許多錢他買不起!”花想廚說得是實話,龍飛雲雖名滿天下,但它卻不是一個有錢的人,一個喜歡交朋友又喜歡幫助別人的人,當然不會太有錢的;而風無雙則不同,鳳凰山莊的掌上明珠,鳳凰山莊盛產茶葉,據說連朝中的達官貴人想喝,有時也是千金不可得,因為那是專供給皇家飲用的。龍飛雲此時只有苦笑,花想廚說得一點也沒有錯,他身上的錢加一起,也比不上風無雙劍鞘上鑲嵌的一顆紅寶石,那紅寶石一看就是產自西域的極品,一顆已值千兩白銀了,何況左右兩面共鑲了十八顆,尤其難得的是顆顆到校大小相同。風無雙道:“既然如此,兩位開個價吧!”尤滋味也不說話,緩緩舉起了一根手指。風無雙笑道:“一千兩白銀啊!”花想廚笑道:“不是白銀,一千兩黃金!”風無雙猶豫了一下道:“可以,只是我身上沒有那麼多。”一千兩黃金那就是兩萬兩白銀,夠普通人一家花十幾年了,風無雙倒不是捨不得,她是覺得自己是真拿不出來。龍飛雲笑了笑道:“雙兒人家是看上你的劍了。”風無雙的劍鞘上的十八顆紅寶石已值兩萬兩了,何況鞘中的寶劍呢!這把寶劍如果拿來賣,決不低於白銀五萬兩。風無雙笑道:“那好吧!劍給你們,說吧!”尤滋味嘿嘿笑了兩聲道:“龍兄,昨日有人說你像狗,我倒覺得你怎麼看都像一隻老狐狸!”龍飛雲也不生氣,笑道:“我倒覺得你夫婦更像,起碼就這掙錢的本事我就不會!”尤滋味聽出了龍飛雲話內的嘲諷之意,他一點也不生氣,他很高興。一個人馬上就要發一筆小財了,心情自然好,心情好了,聽別人的幾句冷言冷語也就不會在意了。尤滋味望了一眼龍飛雲道:“龍兄,也聽說逐鹿幫唯一的線索就是每次行動時都穿青靴子吧!”龍飛雲點了點頭道:“這還是他們殺江南花家時撤走時,被一個更夫看見的,更夫說了此事,從此便消失了,活不見人死不見屍。”尤滋味道:“昨晚的兩個人也穿著青靴子,我對此在意是因為…”龍飛雲打斷了尤滋味的話道:“尤夫人既然姓花,想必是江南花家的人。”尤滋味望了一眼身旁的花想廚,滿眼都是柔情道:“我夫人本是花家的二小姐,年輕時我武功未成,江湖上也不出名,還是個窮小子,可她並未嫌棄我不顧家人的反對,不惜和家人反目和我在一起,而我卻做了一件今生無法彌補的錯事…”花想廚打斷尤滋味的話道:“過去的事,你就不要再提了!”尤滋味搖了搖頭道:“如果今天不說,我怕以後沒有機會了!龍兄,那時我夫人有孕在身,我居然又有了別的女人,害得她小產,從此我們再也沒有孩子!”說罷,抬起了右手,尤滋味抬起右手時花想廚同時抬起了左手,赫然入目的是兩隻手竟然被一個鉄鑄圓形物體相連,龍飛雲陸鎮遠風無雙都被驚呆了!花想廚眼中已是淚水,尤滋味道:“自從那次後,我就找人打造了這同心鎖,幾十年了她離不開我半步,我也離不開她半步,這些年誰得罪了花家,我就去把他殺掉。”龍飛雲平靜了一下心情道:“那麼,你此來也絕不是為了黃金的,而是為了報仇,那你?”別說龍飛雲不解,任何人都不會明白,前一刻還是愛財如命的人,現在卻是這樣。尤滋味望向龍飛雲三人道:“只因兇手江湖上大大有名,仇不是我能報的,可我又有些不放心龍飛雲。”龍飛雲道:“我不太明白。”尤滋味道:“因為那兩個人,我說出來你也未必信,只要我說出來,我們夫婦必難逃一死!”龍飛雲苦笑道:“既如此,還來找我做什麼?”尤滋味道:“我們想那我們的命賭一賭,賭一賭人心,賭一賭天理公道…”龍飛雲此時已完全理解了二人的心思,花家被人滅門,二人無力報仇,又初見龍飛雲有戒被之心完全是正常反應。事實上每個人初見一個陌生人,都會保持幾分戒備的。尤滋味道:“那兩個人是…”“嗖嗖”三十隻勁箭從窗子分射屋內的五人,龍飛雲應變迅疾,一抬腿將桌子踢飛迎向勁箭,大部分勁箭都射在了桌子上,“咣”的一聲桌子掉在了地上,龍飛雲就在這時,已掠到窗前,街上除了幾個行走的路人,哪裡還有偷襲的人。龍飛雲一回頭,發現尤滋味夫婦每人手裡都抓著一支箭,龍飛雲急道:“小心!”可是已經晚了,尤滋味和花想廚手中的箭竟已裂開,兩隻更小的箭已插入了二人的咽喉,鮮血激射而出,兩人最後做的事竟是把相連的手緊緊握在了一起相互看著,兩人雖已死了,眼神中沒有恐懼,只有看向對方柔情的目光!龍飛雲望著地上尤滋味、花想廚的屍首,頭好是有一百個大,自己彷彿已陷入一張看不見的網中,背上已驚出一身冷汗,如不是面前有桌子,現在是的恐怕不止尤滋味夫婦了。陸鎮遠、風無雙也是滿臉驚駭之色,這時龍飛雲開口道:“雙兒,你實在不該捲進來,看來只有找到兇手,你才能安全。至現在起,你千萬不要和我分開!”風無雙本來想反駁幾句,可是看到龍飛雲望向她的眼睛,她忍住了,那雙發亮的眼睛裡全是關切之情。龍飛雲硬擠了一絲笑容道:“這次他們終於露出了破綻,夜如此的黑暗,終是擋不住太陽的升起,光明的來臨,他們一定跑不掉,做錯事的人必須得到懲罰!”風無雙望著龍飛雲那雙發亮的眼睛,竟然痴了,心道:他什麼時候變好看了!(做菜本是人人會,酸甜苦辣箇中味。最難是那情滋味,世人皆在此中醉!)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ebook8.com

(>人<;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