電腦版
首頁

搜尋 繁體

第八章

熱門小說推薦

最近更新小說

<!--go-->

龍飛雲此時很想喝酒,大醉一場來舒緩此時的心情,但他不能,現在一切都要更加小心,他已不想再有人死了,望著廚王味母夫婦的屍首,緩緩的道:“人生無常,想不到兩位竟一語成讖,好在二位夫妻情重,竟在今日一同身死,黃泉路上有人相伴,也算讓人羨慕了!”風無雙從小嬌生慣養,一連兩天見人身死,她才明白江湖上的險惡,她聽了廚王味母的故事,感嘆二人夫妻情深,雖然心中已有些害怕,但她相信龍飛雲和她一定會捉住兇手。樓下傳來上樓的聲音,不一會,老掌櫃彎著腰走了進來,想是龍飛雲踢出桌子擋箭發出的聲音驚到了老掌櫃。老掌櫃見地上碎裂的桌子和死屍,眼睛眨都沒眨,只是嘴裡嘟囔著:“誒呦,這是怎麼了…這是怎麼了…”緩慢的彎下腰去要撿起碎裂的桌子,風無雙見老掌櫃如此,忙到:“老掌櫃,桌子已經破了,回頭我們走時,多付你一些銀兩來賠償你。”龍掌櫃咳嗽了一聲道:“好,好…只是光是銀兩還不夠…”風無雙心道:老人家一定是被嚇著了,說話已有些糊塗。突然,老掌櫃的腰不彎了,手中已多了一把寒光四射的匕首,彷彿一隻獵豹向陸鎮遠衝去,瞬間已刺出了三刀。陸鎮遠已愣住,他怎會想到一個普通的客棧老掌櫃會殺他,深寒冰冷的刀光已把他罩住,雖然還未刺中他,但刀上的殺氣仿似已割破了他的肌膚。一道身影已擋在了陸鎮遠身前,冰寒的刀光已消失,刀已被龍飛雲用兩根手指夾住,風無雙雖比龍飛雲慢了一線,只見一朵紅雲中一道劍光射向老掌櫃的後心。無論誰,被一劍刺入後心,他也只有死!龍飛雲一把扯掉老掌櫃的人皮面具,露出一張年輕而陌生的臉,他是誰?已不重要,重要的是風無雙風大小姐此時正趴在視窗在吐,仿似要把幾年前吃的東西都吐出來…一個大小姐初入江湖,就接二連三的見到別人死,而剛才又自己殺了個人,雖練武時早已想到會殺人,但真殺了後,風無雙感到一點也不舒服,胃部仿似有千萬條小蟲在蠕動,她終於明白龍飛雲為什麼不喜歡殺人了,那種感覺實在不是很舒服!風無雙的臉已無血色,無論誰吐了半天,臉色也不會好看的,龍飛雲走到風無雙身後,拍拍她的肩道:“你並沒有錯,你不殺他,他也會自殺的,要不讓他來的人怎會放心!讓他來的人也只是賭一賭,賭我們受襲後的疏忽,他無論成不成功,他都已不能活!”風無雙的臉已回覆了一絲血色,轉頭道:“謝謝你!殺人的感覺真不好,可江湖上還是有那麼多人喜歡殺人呢?”龍飛雲嘆道:“權利、金錢、女人,這世間的誘惑太多,又有幾人能放下呢?又有多少人生不由己呢?”風無雙道:“難道我們學武就是為了殺人麼?”龍飛雲輕笑道:“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莫忘初心,許多事並不是殺人能解決的!”風無雙追問道:“那你的初心又是什麼?”龍飛雲道:“快樂地活著,身邊的麻煩事少一些!”風無雙道:“就這麼簡單!”龍飛雲道:“活著本來就應該簡單!”越簡單的道理,有時越是難以明白!道理人人懂,知易行難!風無雙心裡很難過,是為廚王味母,還是為自己終於殺了人,或許還是為了那些她想不明白的事哪!弄不清楚,想不明白,也許有一天會突然明白,也許永遠也不明白,那又能怎樣,聰明人的做法就是不去想,風無雙不但漂亮人也聰明,所以她已不再去想!街上傳來一陣極速的馬蹄聲,龍飛雲望去,臉上有了笑容。十個英武的大漢,十匹黑色腱馬,身穿黑衣,衣襟上都繡著欲展翅高飛的白鶴,每人身後都揹著一柄鋼刀,鋼刀在陽光下反射的寒芒都會把行人目光刺痛,刀柄上的紅綢子隨風輕舞,是那樣的紅,好是用鮮血染成的。大漢身後是一輛馬車,黑色的馬車極盡豪華,連馬車的窗簾都是上等的江南絲綢,拉車的三匹馬高大健壯,如果那十個大漢所騎的馬跟這三匹一比,會讓人感覺羞辱了這三匹馬。懂馬的人都知道,拉車的三匹馬一看就是大宛名駒,渾身雪白,一絲雜色也無。駕車的人一身黑衣,衣襟上繡著展翅高飛的白鶴,身體比常人都瘦,瘦的仿似一陣風就可把他吹走,這還不算出奇,奇的是他的眼睛比常人大了得有一倍有餘,如果十個大漢的身上是關外江湖人的豪氣,那他身上就是殺氣,尤其他的一雙大眼好似兩把尖刀一樣,露著讓人不寒而慄的殺氣!一看就是個高手,江湖上也一定大大有名!是什麼人能用起這麼好的馬,這麼雄壯的大漢!那個滿身殺氣的高手此時只是為人當車伕,並且臉上沒有一絲不快,似乎能當個車伕他已十分滿意。龍飛雲當然知道那是誰的馬車,當然也認識那趕車的高手!關外的人又有幾個不認識這輛馬車,不認識趕車的人呢!關外只有一個人有那麼大的排場,那就是萬鶴山莊的萬莊主。“萬事好商量”“萬大老闆”,名字很普通叫萬和,據說關外的人參皮毛生意全是他的,他又極喜歡講排場,所以江湖上的人都稱他“萬大老闆”。那個滿身殺氣的瘦高黑衣人,是他的管家“李大眼珠子”李小狗,沒人知道,當初他的父母為何要為他取這個名字!據說昔日,關外張氏三雄圍攻李小狗,其中一個竟被他那大眼睛裡發出的殺氣給嚇死了,後來李小狗殺了另外兩個,自己也深受重傷,碰巧“萬大老闆”路過救了他,從此他便做了萬鶴山莊的管家。“萬大老闆”很胖,所以他總是說,我並不是排場大,而是我實在不願意走路,所以那十個大漢無論萬大老闆去哪裡,他們都在,因為萬大老闆要出門,他們必須把他抬上馬車;何況“萬大老闆”還需要人保護,身邊有了他們也會安全得多!這十個人的武功據說是“萬大老闆”親自教的,有一套合擊之術,雖然在江湖上名氣不大,但見過他們的人無不稱讚。龍飛雲就成說過,“萬大老闆”的十虎衛,單拿出一個都不算是高手,但十個人陣法發動,絕對頂十個一流高手了!龍飛雲都不得不佩服,錢比別人多一些時,辦起事來也容易得多!可見錢的好處,一個窮人任何一個富人辦同一件事情,富人總是容易一些,上自國家下自百姓,都是一日不可無錢,這是千古不變的真理!馬車一停在了客棧門口,可車內並無人下來。李小狗向窗前的龍飛雲道:“龍兄,我奉我家主人之命來此接你,累龍兄久等了!”龍飛雲笑道:“那胖子沒來吧!定是昨晚又在那個小娘身上累著了吧!”李小狗也不回答,只“嘿嘿”一笑。風無雙聽龍飛雲如此說,臉上一紅心裡罵道:真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!龍飛雲三人下樓,經過櫃檯時見老掌櫃已死去多時,瞪著雙眼似是到死也不明白為什麼會有人殺他!龍飛雲三人忙轉過頭去,心中實是不忍,若非三人住在此處,老掌櫃也不會死,這不是他們想看見的,也是他們沒想到的,誰又會想到兇手如此歹毒,連一個不會武功的老人家也不放過呢!出來後,龍飛雲對李小狗耳語了一番,又順懷裡掏出了點東西交給李小狗,便於風無雙、陸鎮遠二人上了馬車。風無雙一進馬車,便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!車內的空間非常大,居然有一張床,床的前面有張桌子,桌子上擺著純金的酒壺和酒杯,三把椅子上也鋪著虎皮,無論從虎皮的毛色還是大小,都可以看出是上等品,馬車的頂部居然鑲著一顆夜明珠,是以不用拉開馬車的窗簾,馬車內光線依然充足。龍飛雲坐到椅子上,拿起酒壺倒了一杯酒,一飲而盡道:“雙兒也來一杯唄,這胖子的“雪中燒”絕對是關外的好酒,與你家中的美酒自是不同。”陸鎮遠與風無雙也坐了下來,陸鎮遠笑道:“可惜我陸鎮遠有傷在身,不能飲此美酒。”風無雙道:“我可不想喝,人家做事都瞞著我,喝起來有什麼意思!”龍飛雲眼睛一轉,已明其理,微笑道:“雙兒,定是想知道我和李大眼珠子說了什麼?”風無雙嘴一撅,杏目一立道:“鬼鬼祟祟還能說的什麼好事!”龍飛雲也不生氣,笑道:“我只是讓他留下兩個人,又給留了五十兩銀子,讓他們把死的人安葬了!無論是好人還是壞人,既已死去,總不能不讓他們入土為安吧!”風無雙看著龍飛雲,實在是不明白他在想什麼………(香車美女酒相伴,莫道英雄是無情。無情未必英雄漢,有情英雄世人贊!)

Loading...

內容未載入完成,請嘗試【重新整理網頁】or【設定-關閉小說模式】or【設定-關閉廣告遮蔽】~

推薦使用【UC瀏覽器】or【火狐瀏覽器】or【百度極速版】開啟並收藏網址!

收藏網址:www.ebook8.com

(>人<;)